当前位置:网球比赛直播网 > 网球比赛直播 > 正文

NBA人物志:从科比铁血兄弟到戒毒重返赛场 励志的奥多姆

2019-07-10 19:01:51

NBA人物志:从科比铁血兄弟到戒毒重返赛场 励志的奥多姆回来了

NBA人物志具体怎么了?

第四十一期

“该死的,兄弟,新闻说你死了,我很高兴你还在这里。”——科比

提起拉马尔·奥多姆,一些年轻球迷可能会感到陌生。

当年在大中锋时代,奥多姆是另类的存在,他身为大前锋却拥有比后卫还娴熟的运球技术,能突能投,技术全面,是为数不多能从1号位打到5号位球员,被誉为科比身边的“左手魔术师”。

奥多姆将生涯巅峰期献给了湖人,他天赋异禀又时常脑筋断电,让人啼笑皆非。正因为不完美,才造就了形象鲜明的奥多姆。

​2004年,作为交易奥尼尔的重要筹码,奥多姆加盟湖人,他见证了湖人由弱到强,辅佐科比拿到了2座总冠军。

离开湖人后,奥多姆陷入到各种麻烦中。2015年,他因吸毒险些丧命,一度彻底告别篮球。

而2019年BIG3三人篮球联盟开启新赛季时,人们惊奇地发现,奥多姆重新回到了篮球场上。

今天,我将为您讲述奥多姆怎样由一位毒品泛滥地区的孤儿成为NBA球星的,他又是怎样走出堕落重振旗鼓的。

第一节 遭恩师杰克逊裁员 过量吸毒险丧命

​2014年7月12日,尼克斯宣布裁掉奥多姆,时任尼克斯总裁的禅师杰克逊给出的理由是:奥多姆已经不具备职业球员应有的态度和精神。

奥多姆状态下滑之严重大大出乎了禅师预料,要知道,“喇嘛”在2010-2011赛季还能场均得到14+8,捧走最佳第六人奖杯。

被恩师裁掉,33岁的奥多姆的NBA生涯实际上终结了,加之与卡戴珊婚变,他更加自暴自弃,终日沉溺于妓院里。

​仅2015年一年,奥多姆曾自曝因吸毒6次犯心脏病,12次昏迷。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内华达州一家妓院,奥多姆当时口吐白沫,生命垂危。科比当晚正在比赛,得知消息,没等比赛就离开前往医院看望昔日老队友,可见病情之重。

好在经过抢救,医生宣布奥多姆不用洗肾,病情转危为安。

2015年10月18日,奥多姆苏醒了,看到走进病房的医生,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醒来时,我动弹不得,不能说话,全身不听使唤,嗓子疼得要命。我往下看,嘴里插满了管子,我试着把它们拉出来,但我做不到,我的手太虚弱了。”

看到奥多姆动了,护士们赶忙过来阻止他。奥多姆很着急,他想挣脱这些管子的束缚。

“我躺在那里,抬头看着天花板,医生们不停地进出,站在我旁边说着什么。他们不停地离开,回来。再离开,再回来。”

​奥多姆昏迷后,前妻科勒·卡戴珊始终陪在病床旁边。奥多姆深爱着卡戴珊,但他一再犯错让卡戴珊决心离婚。

奥多姆很惊讶地看着卡戴珊,与此同时,奥多姆也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状况有多危急。

“先生,你已经昏迷四天了。你知道吗?”医生说。

奥多姆不能说话,只是轻轻地点点头。

“你能醒来真是个奇迹,我们以为你醒不过来了。”

奥多姆很震惊,可又不能张口说话,心中倍感无助和绝望。

那段时间,奥多姆无法交流,只能躺在床上,整天陷入到回忆中。

奥多姆时常回忆起小时候与外婆生活的场景,有时候,外婆似乎就坐在病房里。

“你在黑暗中做的事情,必将暴露于光明中。”外婆总对奥多姆这样说。

每每想到这句话,奥多姆会感到羞愧。从小到大,奥多姆偏偏热衷于妓院、大麻等等不堪的东西,他习惯了惹麻烦,习惯了逃避。

​记忆深处,奥多姆似乎能听到上帝说:“不管你XX正在做什么坏事,都得停下来了,否则情况会更糟。”

只有一件事比这更糟,毒品。

“可卡因是一种恐怖的毒品。”

离开NBA后,奥多姆常常精神癫狂,常常问身边的人:我XX是从哪来的啊?

躺在病床上,与死神擦肩而过,奥多姆感到极其孤独,他开始想念母亲了。

第二节 悲惨的童年

​奥多姆的父亲是位残疾军人,由于毒瘾缠身,父亲在奥多姆儿时便离家出走了。母亲凯西·梅瑟是瑞克岛的狱警,她一手拉扯奥多姆长大。

“母亲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,她很关心我,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记忆是听到她的声音,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和温柔的声音。”

梅瑟是位坚强的母亲,她待人和善,颇受欢迎。

每到家庭聚会时,大家都问奥多姆:“拉马尔,你妈妈在哪里?凯西在哪里?凯西在哪里?”

小时候,奥多姆最开始学习打橄榄球,可他长得太高大了,很难控制好身体。有时,奥多姆被撞倒趴在地上六七秒,母亲经常大喊大叫着跑到球场上来保护儿子。

“Mookah !Mookah !跟我说句话啊,宝贝!”

奥多姆羞愧难当,斥责母亲说:“妈妈,你在做什么?你疯了吗?”

​Mookah是母亲为奥多姆起的绰号,奥多姆知道母亲爱子心切,但他可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显得懦弱。

“Mookah !Mookah !你还好吗?受伤了吗?”

“妈妈,我很好。滚出球场!”

“好!那就好!我只是,我只是想确认你没事。”

母亲迅速回到场边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那就是奥多姆的母亲,永远支持着儿子。

不幸的是,奥多姆12岁时,母亲得了结肠癌。为了保护儿子,母亲隐瞒了病情。几个月后,母亲病情加重被送到了医院,再过了一段时间,奥多姆在医院看到了病床上瘦弱不堪的母亲。

一天,外婆开车送奥多姆回家。

“你知道吗,你妈妈可能很快就要去世了,我只是想让你做好准备。”外婆轻声说。

外婆话很快应验了。

​母亲病危,奥多姆赶到医院。此时,母亲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,奥多姆甚至认不出骨瘦如柴的母亲了。

“Mookah ,Mookah ……”母亲弥留之际不停地念叨着。

奥多姆坐在母亲的床边,母亲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要善待他人(Be nice to everybody),Mookah。”

12岁,奥多姆失去了母亲,成了孤儿。

那段凄惨贫寒的岁月里,奥多姆与外婆相依为命,还有篮球。

母亲去世当天,奥多姆决定直接去公园打篮球。

“这就是我想做的,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逃避。”

​随着噩耗传开,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到球场,几乎整个街区的人都来陪奥多姆了。

“我有种预感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你的外婆支持你,你的邻居支持你,上帝也会支持你的。”

第三节 圆梦NBA 痛失爱子

​奥多姆深爱着篮球,有一天穿上西装上台和那位白头发老人握手是他的梦想。10岁时,他就有那个想法,他偶尔能梦到斯特恩在舞台上念出拉马尔·奥多姆,然后他起身亲吻家人,戴上有NBA球队队徽的帽子。

作为一名来自纽约南牙买加地区的孩子,奥多姆成长于毒品泛滥的街道里,从小就沾染了恶习。

1999年,19岁的奥多姆被快船以首轮第4顺位选中,他终于圆了NBA梦想,却没有因此戒掉大麻。

直到24岁时,奥多姆犯下了大错。当时,他的外婆去世了,很多亲人也陆续去世了,心情烦闷的奥多姆第一次尝试了:可卡因。

两年后,奥多姆遭遇到了更大的打击。当年,奥多姆打完比赛,立马去灯红酒绿之中找乐子,根本不回家。

​2006年,他接到了妻子丽萨·莫拉雷斯(首任妻子)的电话,6个月大的小儿子杰登出意外了。

那天一早,妻子在电话那边慌慌张张,语无伦次。

“嘿,冷静点,怎么了?”奥多姆问。

“杰登,可能醒不过来了。”

“醒不过来了?”

“是的,救护车来过家里,他们把他带走了。”

奥多姆马上开车从曼哈顿赶到医院,医生却对他说:“他没有反应了,他走了。”

“走了?你在说什么啊?”

杰登非常活泼,每当奥多姆走进房间,小家伙都会盯着他看。而奥多姆喜欢盯着杰登的眼睛看,让他记住这是爸爸。

​奥多姆悲痛万分,他至今记得妻子绝望的表情。

“如果他活着,今年13岁了。”

医生得出的结论为:婴儿猝死综合症。

奥多姆常常问自己:倘若他没死,现在会长成什么样呢?

“没有解释,没有答案。只是…走了(Just … gone),你应该接受现实,你应该接受这一点。”

第四节 沦落与救赎

​从某种角度讲,年轻的奥多姆不是一个好父亲,不是一个好丈夫。小儿子杰登去世,为了逃避心理创伤,奥多姆更加沉溺于毒品之中。

这时,奥多姆开始加量吸食可卡因,他因大量吸食致幻,整个人彻底沉沦。惭愧、心痛,这些负面情绪萦绕在他的脑海里,他开始疯狂出轨,本该晚上休息的时间却用来吸毒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奥多姆职业生涯极速下滑,离开湖人,他生涯最后两个赛季分别只能场均得到6.6分和4分。

​在湖人最后一个赛季,奥多姆可是场均能得到14.4分8.7个篮板,荣膺了2010-11赛季最佳第六人。

“你以为我不感到羞耻吗?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33岁的时候,奥多姆已达不到一位NBA球员的标准了,因为他走不出毒品的世界了。

奥多姆那时已是百万富翁,逃离了混乱的南牙买加地区,并赢得了两个NBA冠军。尽管无球可打,他过得衣食无忧,还喜欢在汽车旅馆里享受酒色和毒品。

有一次,妻子推开门捉奸,奥多姆仍若无其事。

“你知道,我一直是个混蛋,这就是事实。”

有意思的是,奥多姆出生于狱警家庭,而他自己却从小对犯罪很感兴趣。奥多姆的叔叔麦克是瑞克岛的狱警,他称这位叔叔为“强硬的混蛋”。

上中学时,叔叔时常撩起衬衫挑衅奥多姆。

“你以为你很强吗?给我最重的一拳吧,使出你最大劲!”

奥多姆用尽全力重打,麦克甚至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。

​瑞克岛每月举办一次狱警家庭聚会,麦克常常带奥多姆参加,奥多姆特别爱听狱警们讲述罪犯的犯罪故事。

麦克曾把奥多姆带到一个房间,那里堆积着收缴上来的犯人自制的“武器”。在奥多姆眼中,那些人简直是天才:他们能把牙签变成武器,会从马桶或闹钟上取下零件磨成柄,能改造一切东西。

奥多姆思考着:这些家伙如此聪明,其中一些人还可能是工程师、高管,他们怎么进监狱了呢?

“我那时告诉自己永远别进监狱,绝不要把事情搞砸。”

当做瘾君子时,奥多姆把这些都抛之脑后了,因为毒品,他甚至没机会进监狱,直接丧命。

“当我在床上醒来时,嘴里全是管子,这是真的。”

医生说,在奥多姆昏迷期间,孩子们来看过他。他心碎了,因为当年母亲临终时嘴里也插着管子,他也在床边看着。

​“孩子是我唯一的动力,我一生都是个坚强的男人,不想让孩子们看到我处境糟糕,现在也是一样。”

奥多姆有一儿一女,看到他醒来,女儿直截了当地说:“爸爸,你得戒毒,否则我就不跟你说话了。”

出院后,奥多姆去了戒毒所,他这辈子都充满了焦虑,却错误地选择了用吸毒释放压力。戒毒是痛苦的,孩子们甚至陪他一起参加心理治疗。

一次,女儿鼓励着告诉奥多姆:“现在一切很好,但我再也不想让你来这里了。”

戒掉何其容易,毒瘾在奥多姆的思想里是很难根除的,即便在戒毒所里。

“我总想嗑药,但我知道我不能,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孩子们。”

​当初住院时,很多NBA时期的老队友来看望他,包括科比。

“该死的,兄弟,新闻说你死了,我很高兴你还在这里。”

这些多年不见的老友,让奥多姆终于想起了自己曾经是谁,他不是那个被世界抛弃的人。

这次,奥多姆没让大家失望,成功戒毒,又重新训练,准备重回篮球场,进程非常顺利。

去年夏天,一度传出奥多姆与中国球队签约的消息。

​虽然没有登陆中国,重建自我的奥多姆刻苦训练收到了回报,他成功进入BIG3联赛Enemies队,并出任副队长。

2019年6月23日,当这位屡犯错误,险些丧命的球员重新回到篮球场上时,奥多姆收获了全场掌声。

​“每天早上醒来,我都看同样的照片,离世者的照片。我的母亲,我的外婆,我的儿子杰登,我最好的朋友杰米,以及我的两个漂亮的孩子。”

奥多姆总要盯着他们的脸看上几分钟,这能让他意识到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。

“我感到温暖,感到一种能量。爱,让我熬过了一天又一天。”

责任编辑:网球比赛直播网

文章来源:网球比赛直播,本文唯一链接:https://www.ppxsa.com/wqbszb/1690.html